6/4

躺在擔架車上被推進急診室,實在是很特別的經驗,好像一隻羔羊待宰一般。護理人員很快的「接待」我的到來,先初步觀察,剪開腳傷的褲子,確定不會馬上掛掉,這才按部就班的安排我去照電腦斷層及X光。

這其間我必需從擔架換到急診床,再按到放射科的不同檢驗床上,再又換回來,更覺得自己只是一具軀體,被移來移去。還好,我在急診期間所遇到的醫護人員還算有愛心,沒有隨便的把我丟來丟去。

作完檢驗後,便有一位醫師來為我縫合額頭上的傷口和為其他擦挫傷部位清創,感覺上,她也是很小心的為我處理傷口,不過,這得要再感謝一個人。

我在校門口傳達室等待救護車的時候,學校裡的護士小姐就來了,她很有經驗的帶了一堆紗布來。最早我被帶進傳達室時,不知是誰拿了一大堆衛生紙給我壓住傷口。護士小姐此時則幫我拿掉衛生紙,換上紗布按壓傷口。這一個動作其實是滿重要的,否則清創縫合時大量衛生紙黏卡在傷口上,處理起來會更加棘手。

縫合及清創哪一項比較痛?答案是兩個都痛,但痛的感覺不太一樣。縫合前醫師幫我在傷口附近打了好幾針,這滿痛的,不過縫合時就好多了。而清創時,因為綿球不斷擦拭著去皮的傷口,更是不舒服。還好學校的護士小姐一路為我打氣,多少在心理上能減少一些不適,這又要更加謝謝她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