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4

先前去放射科檢查的報告出來了,由急診室的醫生來說明,感覺上又是一次宣判。頭部沒有內出血情況,顴骨有一條裂紋,一兩個月後自然會癒合,手腳也沒有骨折的現象,所以大致上是外傷較嚴重。

這樣的傷勢宣佈是令人較放心的,也是不幸中較幸運的,其實我還幸運在額頭的撕裂傷,這一道傷口就順著眉毛被撞裂開,撞擊點只要再向下一公分,我可能就會變成獨眼龍;此外,臉頰的擦傷也沒有傷及下層組織,比較不致於毀容。外傷最嚴重的是右手臂的大面積擦傷,傷得很深,無法縫合,會留下明顯的疤痕,不過傷在外後側位置,乍看不會非常醒目,所以前來探望的同事都說我是受到庇佑,才會這麼好運。

後來我被移到觀察室觀察有否腦震盪的現象,因為臉浮腫著,所以護理人員給我一包冰塊冰敷,冰敷方式是每次十至十五分鐘,避免臉腫得更大。一直觀察到下午五點左右,雖然頭有些暈,但沒有嘔吐情況,所以醫生讓我出院,回家觀察。


在醫院的這幾個小時中,除了學校的護士小姐的幫忙外,在家人還沒來前,好友、同事陸續來探望,讓人感到不致於孤單。肇事者後來也來了,態度算是誠懇的,相較於撞到人不理不睬的人來說,被這樣的人撞到不也是一種好運氣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