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朋友前陣子參觀了士林官邸的菊花展後,貼出了多張鮮艷動人的菊花,最後想到菊花花神陶淵明,如果當年看到的菊花是像今日這樣的五彩繽紛,會不會還那麼喜愛菊花。

這個問題很有趣,因為印象中古代的菊花都是黃色的,所以她的別稱就叫黃華或金蕊,去年看過的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,裡面的一片金黃菊花更是令人難忘。但有沒有可能陶淵明那時的菊花就有許多的顏色,而陶淵明喜愛菊花純就她「我花開後百花殺」的孤毅呢?

Navyblue上網找了一下古代文獻,最早看到有菊花記載的是《周禮、秋官司寇第五》,不過裡面只有概略帶過菊字。後來的《禮記、月令》提到:「季秋之月鞠有黃華」就明確提到菊花是黃色的。但陶淵明的詩裡就只有「秋菊有佳色」(飲酒詩二十首之七)、「採菊東籬下」(飲酒詩之五)提到菊,而且看不出是什麼顏色。

那後來的詩人們看到的菊花又是什麼顏色的呢?我從網路較容易找到的唐詩三百首、千家詩、唐宋詩詞選等搜尋出多首菊詩,裡面有幾首寫到菊花顏色的詩詞:

「待到秋來九月八,我花開後百花殺。沖天香陣透長安,滿城盡帶黃金甲。」(黃巢〈菊花詩〉)

「芙蓉金菊斗馨香,天氣欲重陽。」(晏殊〈訴衷情〉)

「莫笑老翁猶氣岸,君看,幾人黃菊上華顛?」(黃庭堅〈定風波〉)

「黃菊枝頭繩曉寒,人生莫放酒杯干。」(黃庭堅〈鷓鴣天〉)

「問籬邊黃菊,知為誰開?」(秦觀)

「老侵潘鬢,謾簪黃菊,花也應羞。」(張耒〈風流子〉)

「不如隨分尊前醉,莫負東籬菊蕊黃。」(李清照〈鷓鴣天〉)

從這裡可見詩人們看到的菊花大部分都是黃色的。但也有以下不是黃色的菊花:

「滿園花菊鬱金黃,中有孤叢色似霜。還似今朝歌酒席,白頭翁入少年場。」(白居易〈重陽席上賦白菊〉)

「家家菊盡黃,梁園獨如霜。」(劉禹錫〈和令狐相公玩白菊〉)

「細看取、屈平陶令,風韻正相宜。微風起,清芬醞藉,不減酴醿。」(李清照〈多麗詠白菊〉)

所以除了黃菊之外,已經有了白菊,但比起黃菊還算是少見而且特別的。最特殊的是下面這首:

「暗暗淡淡紫,融融冶冶黃。陶令籬邊色,羅含宅里香。」(李商隱〈菊花〉)
這裡提到的菊花似乎經過稼接,不再是單一的黃色,而帶有淡紫色了。

整個看來,到了唐代白菊仍屬少數,因此,陶淵明那時所種所賞的菊花,可能還是單純的黃色,既然單一平凡,就更能襯托陶淵明的恬澹心境。宋代之後,菊花的色種一下子多了許多,如果陶淵明看到的是這樣的盛況,我覺得東籬下的大概就不是菊花了。

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