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肺活量訓練器

10/20
清晨又在7級疼痛中醒來,除了難翻身造成的不適外,大部分是因為我的PCEA止痛藥已經打完了。正常來說,一份PCEA止痛藥劑是500cc,可以打到出院綽綽有餘,但我在手術後前20小時因為止痛施作位置不準確,一直猛按PCEA導線以增加劑量,結果白白浪費了200cc,所以提早一天用完藥劑,因此又開始痛了起來。雖然比起那可怕的20小時的痛要稍稍和緩3級,但也痛得咬牙切齒,直到8點左右吃下止痛藥才減輕一些痛感,不過接下來的節目就讓我十分懷念PCEA了。

早上主治醫師來,說可以拔除胸部引流管及尿管了,順利的話明天即可出院。十時左右,果然有胸腔外科的一位年輕醫師來,說要拔胸管。為了避免拔管時空氣跑進去胸腔裡造成氣胸,所以他要我先吸一大口氣,然後閉氣,以便在閉氣的瞬間拔管。但這時我因為疼痛感增加,吸氣量很小,所以改換一種方式,先儘量吸氣,再很慢的吐氣,準備在吐氣中瞬間拔管。第一次練習,第二次也想是練習,就在吐氣一半時,那醫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像是拔開葡萄酒瓶口的軟木塞一樣,「波!」的一下(實際上是我啊!了下),就拔掉了我的胸管,而且在那剎間那按住我的胸管傷口,並上藥加紗布膠帶,身手很是俐落,留下感覺很奇特的我接手按住傷口不敢放,便瀟洒的離去。

近中午,護士周小姐來拔尿管。尿管裝在身上三天來,似乎已經習慣它的存在,沒有在這方面不適的感覺了,反而整天不必上洗手間很方便。我本來很不好意思的要褪下褲子,護士小姐說不必,只要解開側邊束帶就行了。解開尿管固定裝置後,她要我先啊一長聲,我想這一定很不舒服,竟然慘叫還要先練習一下,於是猶豫的啊了出來,就在啊一半時,護士小姐極迅速的拉出我的尿管,丟入垃圾袋中,我只瞥到一條類似腸子的管子划過,連啊還沒啊完哩!

從前天PCEA產生功效後,我就被積極的要求進行手術後的恢復療程,第一項是肺活量訓練,因為手術後疼痛會使人不敢正常呼吸,可以造成肺部功能痿縮,所以要藉肺活量訓練器改善回來。進行的要領是慢慢吸訓練器到不能再吸為止,此時雖然會因為肺部擴張而拉扯到傷口,但要儘量忍住疼痛,然後慢慢吐氣。手術前我的肺活量在2500cc以上,手術後第一天因為止痛失敗,只能吸到250cc,經過兩天的訓練,已經能吸到1750cc了。

另一項是咳痰。因為手術時肺部會積痰,不但影響肺活量,也可能會在日後感染肺炎,因此要努力把痰咳出。不過這項看似簡單的動作,卻因為傷口的關係而成為一種折磨,每次咳時傷口都有撕裂般的痛。有一種會產生類似蒸氣的小器具專門用來協助咳痰,護士小姐先在這小器具中倒進化痰藥,然後我要把混著化痰藥的類蒸氣吸進肺中,但這種氣體十分嗆人,所以吸一下就會咳一下,吸大口就會咳得很大力。一次要吸咳20分鐘,一天要吸咳3次,做到今天,肺裡的痰明顯感覺減少了,但付出的代價還是痛。

傍晚,住院醫師來巡房,確定明天可以出院,想到終於可以離開這裡,今天的不適就覺得沒什麼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