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DSC_5412.JPG
(台南大內84快速道路2021.05)

最近布魯看了一部日本導演濱口龍介拍的電影——《在車上》(Drive My Car),這部電影榮獲坎城國際影展4項大獎,並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劇本等4個獎項,自然是一部好片。近三小時的電影,步調有點慢,以致於我分兩次才看完,但喜歡日本公路景觀的人可能會看得很過癮。
故事敘說一位舞台劇導演家福,和妻子音原本相處得很好,但總覺得音的心裡有一個最深層的地方踫觸不到。後來音因為心肌梗塞意外在家中猝死,家福一直自責未能及時發現,而成為心裡的陰影。電影中段開始,家福應邀到廣島執導舞台劇,認識一位女司機渡利,也與一位新銳演員高槻漸漸熟悉起來,最後家福從高槻那裡得知妻子音年輕時的心結,渡利也說出她沉潛多年的傷心往事。
原來片中的主角家福、音、渡利都有自己的掩蓋多年的黑暗面,因為黑暗,所以選擇隱藏,但那件事還是發生過,還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。所以導演在片末安排家福和渡利回到渡利的故鄉北海道,在雪地裡各自把那處黑暗面揭開來,於是才知道,人還是要忠實的面對自己。

在車上.jpg

(摘自nippon.com網站)


有的人的內心深處像是一個小房間,房間光線不好,於是走進去就馬上想出來;有的人的小房間,因為十分陰暗,陽光無法照射進來,完全不想進去,索性關上門;有的人的小房間甚至暗到伸手不見五指,只要靠近就有恐懼感,不只關門,還要掛上大鎖頭,以免自己不小心開了門。
但,無論以什麼樣的態度對待這個小房間,它還是存在於心裡,而且這個小房間的位置總是位於心裡的重要部位,於是常常要經過它,雖然假裝沒看到、或刻意的繞道,但它還是在那裡,像一塊石頭卡在心裡,讓自己呼吸不順,甚至喘不過來。
也許要等一個契機,或是等一個人吧!能幫忙自己把那塊石頭搬開,然後支持自己勇敢的解鎖、開門。雖然門可能早已卡住,硬是推開會像大力撕掉傷口上紗布般的痛徹心扉,但只有痛過,才能走進房間,然後開一扇窗,讓陽光照射進來,這時才能完全認識、面對那個深層的自己,不再逃避。
也也許濱口龍介是要告訴人們,開車上路,是一個不錯的方法,讓那個契機或那個人早點出現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在車上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