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夠回家的感覺真好,不過晚上睡覺時,因為手傷的位置在外側,以致於整晚不知手要怎麼放才好,好幾次在昏睡中手踫到床面而痛醒,這比下午在醫院裡治療時還難受。

第二天要換藥,因為傷勢較嚴重,家人不太敢下手,於是到附近的一家外科診所。左手兩腳的小傷都還好,輪到右手時就麻煩了,昨天因為右手還會流血,所以清創治療後還用彈性繃帶加壓包紮,雖然有在傷口第一層使用油布,以避免沾黏,但在加壓及組織液大量滲出之下,傷口和紗布還是整個黏得很緊。醫生為了減輕我的疼痛,所以在撕開紗布時,邊撕邊用生理食鹽水濕潤,中間也暫停了一下讓濕潤的效果較好一些,可是他的時間畢竟是寶貴的,我覺得還是沒有濕潤夠,於是他每撕開一公分,我就覺得皮被扒開一次,痛得忍不住一直叫出來。

醫生解釋說,傷口在第一天會滲出最大量的組織液,因此沾黏情形最嚴重,等到組織液減少了,沾黏的情形就會改善很多。傷口的紗布清除後,助理協助擦上優碘,然後又覆蓋一層油布,再為我包紮好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