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大的這處深深庭院令人著迷

10/16
答答聲聽了一天多比較適應了,加上好友傳來的晚安曲的效果,昨晚一覺到天明。
明天要手術了,所以早上護士黃小姐來抽血「備血」,就是抽一些血來驗血,以便確認血型,並留一些預備緊急時比對用.這位黃小姐的身手還是和上次一樣俐落,看到右手肘內側的血管已經被刺兩下了,還很同情的說:「換一條好了,不要每次都刺它.」我這才注意到那條可憐的靜脈附近還有另一條。
近中午時護士黃小姐再來幫我「淨皮膚」,也就是剃除腋下和胸口的毛髮,她的動作仍是一慣的乾淨迅速,不過在陌生人之前寬衣還是不太自在。但想到明天大概是全身被看光,這也就沒什麼了。
後來在院內的佈告欄中看到,這位護士曾經照顧過一位垂死的病患,不辭辛勞,沒有怨言。在這位病患往生後,家屬送來一個紅包感謝她的照顧,黃小姐婉言退回,此受到政風室的表揚。從她這兩天照顧我和鄰床大叔的表現,相信她被表揚絕對是名符其實的。
經過幾天的觀察,榮總真的是一間很大的醫院,不論從建築棟數坪數,或是醫護人員的人數上來看。因為已經逛得很熟了,才更覺得自在。我想,病患剛進到這種大醫院時,實在是感到很卑微的,面對這麼一個陌生的大環境,一開始什麼都不懂,裡頭的所有人員,常見的包括主治醫師、總醫師、住院醫師、實習醫師、護理長、護理師、護士、照護員、櫃台職員等,說的每句話都像是聖旨一般,他們說東,病患絕不敢往西。初進醫院的患者,就像是一粟擲進滄海,那種不安和渺小的感覺,再加上自己病情上的憂慮,實在需要醫護人員更有同理心的對待呢。
傍晚又請假出去走走,今天比較不敢消耗太多體力,只在東海大學內散步一小圈,然後去東大內的敦煌書局翻翻書,再到丹堤吃晚餐.一樣是點雞腿飯,在這裡叫作法式香草雞腿餐,不過相對價格上比藝術街的簡餐店稍貴,雞腿的風味也稍遜色.回醫院時,猛然抬頭一看,一輪又圓又亮的月兒斜掛,襯著遠遠的台中市夜景,真是美麗。
晚上原來同房的阿伯的家人過來,說阿伯已經由加護病房轉到同樓的普通病房,恢復的情況還不錯,已經能自己下床小解了,這是很好的消息呢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