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同事送的聖誕文心蘭)

10/14
昨晚因為阿伯手術後轉加護病房,所以我住的這間房升等成單人房,少了阿伯的猛咳,一夜好眠.
早晨住院醫師來,要我繼續作呼吸訓練,這幾天我的測試及訓練結果是2500ml,目標也是能一直維持下去.
早上隔壁床有人住進來了,是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大叔,他的情況比前一位阿伯稍好,不過也不是簡單就能治好的,他得的是食道癌,已經接受第一期的化療,一期是四天,要住院埋針連續打四天的點滴,化療的藥物就加在生理食鹽水點滴中.有些人作化療,副作用嚴重的會嘔吐、頭髮掉光,還好這大叔適應力超強,副作用不明顯,但他上次打點滴化療的靜脈卻灼傷了,於是在肋骨下方裝了人工血管,這次點滴就打在人工血管中.
大叔是個很能撐的人,他說他平常不太感冒,即使有不舒服都是採自然療法,就是放著自然就好了,因此健保卡都沒什麼蓋到.三個月前他突然覺得吞食有異狀,但想過一陣就好,並不太理會,竟然忍到幾乎無法吞食了才就醫,而一作食道鏡檢查就證實食道長了不小的腫瘤,才造成無法吞嚥的情況.因此醫生還為他在肚子上開了個洞做了胃罩簍,方便灌入流質食物,而他在第一期治療後也漸漸能自然進食了.
大叔還讓我看了他身上的藍色記號,那是作放射線治療(俗稱電療)用的記號,除了四週一期的化療,每天他還得到醫院的放射科報到作放射治療,而這些化療及電療之後,還是得再接受一次手術.天啊!這真是折磨人呢!長期跑醫院的時間精神損耗不說,這段日子的心理負擔才是最令人難受的,還好大叔似乎看得滿開的,不然更悽慘.
傍晚向護士請假,正大光明的出去走走,還是外面的空氣最自然.沿中港路向上走兩站轉進國際街,再轉藝術街.這條以咖啡館及精品店為主的街道,因為不是假日,所以有點冷清,讓人不禁懷疑這條街上這麼多商家怎麼撐得下去.選了一家叫「翡冷翠」的咖啡館吃晚餐,我點了「主廚推薦雞排餐」價格還算合理,味道也不錯,可惜以咖啡作招牌的附餐熱咖啡實在不怎麼樣,不過既然是附餐,也就不能太苛責了.
飯後沿著原路漫步回來,街景拉上了夜幕,山下的台中市區燈火熠熠,清風徐來,真是舒服啊!如果要回去的地方不是醫院就更美好了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