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105-192病床
10/12
早上8時,另一位引導大姊來帶我去核醫科,準備作核醫骨骼顯影.這項檢查的目的是觀察骨骼的病變,還有腫瘤與骨骼間的影響.我不確切知道為何要做這項檢查,希望只是單純看看胸腔外圍的骨頭長得如何.不過這次檢查卻是兩天來的檢查最痛的一次.
和電腦斷層一樣這次也要打顯影劑,但要先打.一位年輕的醫師便帶我進到注射室,起先他拿起我的雙手仔細端詳,說道我的血管比較細一點,我問這是不是最細的,他說還有一些老人更細,言下之意似乎我的血管雖細也不算什麼.然後他相中了我昨天抽血的右手肘內側的位置,繫橡皮帶、消毒,再拿出蝴蝶針刺入,啊!我在心裡叫了一下,這比昨天唉的兩針還痛,醫生問會不會痛,我忍下來說還好.於是醫師又向下刺了一下,這就真的很痛了,醫師看我一臉苦瓜,把針拔出,說了聲稍候,走出注射室.於是我知道這很痛的一針白挨了,而右手肘的這條靜脈最無辜了,只因為它長得稍微粗了一點點,就要多被刺一下,長得粗一點點又不是它的錯,真是「柔自取束」啊!果然稍候就有另一位被稱學長的醫師進來,二話不說,老練的在我的左手掌背靜脈打入顯影劑.然後回病房等候掃描.
在病房時,主治醫師陳大夫來了,要我們到胸腔外科檢查室說明病情.我們先到那裡,在等待他來的時間中,心情其實是很平靜的,但突然覺得自己像在等候審判一樣,而陳醫師就是判官,他的論斷就左右著我日後的生死或輕鬆痛苦.陳醫師來了,跟隨他坐在一台電腦顯示器前,心情還是很平靜,平靜到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心跳.他打開我的各項檢查檔案,說道:「從電腦斷層片中顯示,你的這個胸腺瘤與心臟之間有道明顯的區隔,沒有侵犯到心臟,應該是良性的.」這個判詞宣示,我的情況還算能在醫師的掌握下處理,而原先另外擔心的肝部陰影也在這次檢查中消失了.醫師當下排定開刀切除腫瘤的時間,由於他的行程近滿檔,只有明天早上及下週一中午適合,原先想速戰速決,希望明天開刀,不過手術室明早有另一位醫師的手術要進行,而那一檯手術就是隔壁床阿伯的.陳醫師說:「手術時間有衝突的話,原則上要讓年長者先開,這是基本的禮貌.」說得很有道理,雖然這樣一等就要繼續住院等五天,因為如果先出院到時可能還要重新等病房,但不能因為自私就失禮了,何況阿伯咳得那麼厲害,早一點解決也是好的.
11時再到核醫科,進到檢查室,也是躺在平檯上被推入和電腦斷層相似而大一號的儀器中進行掃描,掃描時間約是15分鐘,在半睡半醒之間,就掃描完畢了.
下午因為沒事,於是請假回家一趟,看看讓我掛念的兩個小寶貝,還好她們都好好的,也就放心的回醫院了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