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上班前,NAVYBLUE利用一個空檔,轉到新港東附近一處高鐵高架橋下練長笛,這裡方圓五百公尺內沒有住家,只有綠油油的稻田,和產業道路邊的灌溉大圳,所以在這兒練應該是不會吵人的,反而稻苖受到魔音的刺激,有可能會長得快一點。

微風吹著吹著,我的長笛也吹著吹著,忽然聽到旁邊圳內傳來小動物的呻吟聲,我放下長笛爬上堤岸一看,是一隻土黃色的中小型狗狗正順著水流載浮載沉,我考慮了一秒鐘,決定要救牠。

這大圳寬約三公尺,水面距堤頂約一公尺,圳坡又十分陡峭,無法直接伸手去撈,於是我馬上跳下堤岸到產業路邊,找到另一邊水溝上架著的一公尺長兩根併連的大木棍,立刻拆下跳上堤岸。狗狗已經漂了二十公尺遠,我追向前去,將木棍伸向狗狗,將狗狗推向岸邊,希望牠會自己爬上岸,結果狗狗似乎已經漂流了很久,沒有力氣爬上岸,我這才想到水泥的圳岸很陡,使牠自己一直沒辦法在落水後自行爬上來。

大木棍頗重,自己的手近來又沒有力氣,漸漸撐不住了,只好再跑下堤岸,找找看有沒有其他更長的東西可以用,情急之下,看到一棵路邊的植物,長得跟自己一樣高,顧不得它可能會怨嘆來不及長大,也不知哪來的神力,竟然一下子就把它拔起來了。再度跳上堤岸,狗狗又向前漂了二十公尺,這棵植物比較輕,可以較容易的踫觸到狗狗,但狗狗似乎連攀住這植物的力氣都沒有,也就不可能藉此拉牠上岸。

跟著狗狗又往前走了二十公尺,看著牠幾乎到沉下去了,正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發現前方堤坡有一處突起,是一塊磚黏在堤坡上,這可能是狗狗最後的機會了,於是我先將狗狗撐向靠近自己的這面堤坡,右腳踩下到堤坡上的那塊磚,左手拉著堤頂的水泥縫隙,右手盡量下伸,抓到狗狗的前腳上提,總算把狗狗救上岸了。但這時我才想到,如果那塊磚跨了,在水中浮沉的,就會多一個不會游泳的自己。

狗狗在堤上還是只能呻吟,而且一直發抖,我只好把牠捉下堤岸,放到產業路邊,比較吹不到風,然後趕緊回到車上抓了一大把面紙,想幫牠擦乾,不過這一把面紙竟然只夠擦乾牠的頭。四處找找,還好找到兩塊破布,才算勉強為牠擦乾。可是狗狗還是抖個不停,我也只能期待太陽這時能給牠足夠的溫暖。忽然想到鐵達尼號的男主角泡在海裡,為什麼撐不了多久就沉進海中,失溫原來這麼可怕。

我想狗狗可能需要一點吃的東西,所以又回車上翻到一小包餅乾,折了一塊放到狗狗嘴邊餵牠,但牠仍然只是抖著,我也只能把餅乾倒在牠嘴邊,希望牠等會兒身體暖了可以直接吃,然後又撿了一些雜物圍在牠身邊擋風,便回來上班。

傍晚下班時,不放心的又回到那條產業路上找狗狗,心裡很怕看到的會是一具冰冷的屍體。還好,狗狗已經不見了,餅乾少了一些,牠的體力應該恢復而走了吧,我希望是這樣。不過餅乾要吃也不吃完,實在不夠捧場。

晚上,問題來了,五個月前側胸手術的傷口明顯作痛,這是近兩三個月來最感到不適的一次,八成是早上搬粗木、猛力拔植物,還有大動作拉狗狗上岸的結果。然而,如果狗狗真能平安無事,這也不算什麼了。

全站熱搜

布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